血色自闭症✺沉迷亮亮和轰焦冻小天使

刘邦老爹抱着韩信儿子做过山车,然后头发糊刘邦一脸。。。

回钻了真开心

小鹿男衍生
断角是因为懒

剧情单p向一定要好好看完哦,难得人家好好产粮

“惊讶么?皇兄?”
被自己的亲卫压倒在地上,让锁链捆了个结实,体内的毒流遍全身,连头都无力抬起。只有金碧辉煌的宫殿反射着自己无助爬行的惨状。宫殿附近的海域弥漫着抹不去的血腥味,想必那些没被买通的下臣已经死了吧。
太一自嘲着,终到被迫勾起下巴,方才看清那已经从青涩变为成熟的脸,他睁大眼,却始终不愿将眼前似笑非笑的人与千年前拽着他的袖子叫太一哥哥的小奶龙重叠在一起。
韩信因触犯父皇被流放人间,太一接位后第一想到的就是这顽劣的弟弟,却一直碍于太上皇的命令不能去寻他,没想到终于再见到他,便是夺权篡位。
“惊讶,当然惊讶,几天前还只会吃奶的龙,如今倒是学会犯上了。”

又是车坑别想我会填,除非捷德乖乖叫贝利亚爸爸,老k不再被虐

期中考试邦信头像来一发,附赠课桌摸鱼x1
欸嘿嘿

不妙,真的很不妙。
“你好,我的名字叫赵云。”
当初腼腆的笑容,可靠的身影,刹那间全都变了模样。
狂化的赵云伸出双爪将诸葛亮掀翻在地上,乌黑遮住了双眼,下一秒光明带着耳鸣重现,身体落地弹起来紧接着又被狠狠地压下去,快要散架的疼痛贯彻整个身体,却并不能屏蔽脖颈厚重的吐息。
呵。
“军师!”
一切都以一颗带着强制狂化药的子弹射入赵云的身体为开始,反对与兽人共同生活的激进组织为了拍到兽人伤人的照片,把目标锁定在了诸葛亮和赵云身上。
从遇到赵云开始,他就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狂化过。许多次被赵云拒之门外,多在门口站一会儿就能听到兽人因为抑制剂副作用而发出的痛苦的嚎叫声。但每次当赵云站到他面前时,必定是平常温和腼腆的微笑和阳光谦和的气场。
与现在的野兽判若两人。

车,脑洞,有空mabey写?